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大道朝天小說 > 第六十三章咸雨如淚

第六十三章咸雨如淚

  阿飄離了天光峰,借著星光出了青山,便上了那頂青簾小轎。
  當初她與平詠佳在朝歌城住了十幾年,剛好那時候水月庵輪值,庵主對她頗為熟悉,抱到膝上坐著,一夜便到了東海。
  晨光初顯,但滿山野草上的霜明顯不是自然之物,很多已經斷折,那些垮塌的山崖與死去的人們,更是表明了昨天這里的戰斗是怎樣的慘烈。
  “庵主!”水月庵與果成寺的人們紛紛站起身來,面露驚喜。
  青簾小轎落在某處崖下,一道清光穿簾而過,如水般撫過童顏的身體,讓他醒了過來。
  阿飄看著他吃驚說道:“你應該在地底,怎么在這里?”
  童顏把冥界發生的事情簡略說了一下,最后說道:“刀圣已經入冥,應該能控制住局面,青山那邊如何?”
  阿飄哪有時間去復述青山宗這一天里發生的那么多大事,擺了擺手,說道:“先生說你以前的師父在下面,讓你安排計劃,讓曹園殺了她。”
  童顏神情微變,說道:“師尊為何會去了冥界?”
  阿飄說道:“我哪里知道?先生說話向來神神叨叨,故弄玄虛,你趕緊下去便是。”
  童顏智謀無雙,從她轉述的井九的話里隱約猜到了些什么,臉色蒼白說道:“這怎么可能……她向來以正道領袖自居,怎么可能做這樣的事?”
  阿飄心想原來你與先生一樣都喜歡故弄玄虛,著急問道: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
  童顏望向青簾小轎,說道:“大祭司是她的人,冥師也會支持她,得到整個冥界幫助,刀圣也拿她沒有辦法,井九怎么會算不到?”
  水月庵主的聲音在青簾后響起:“如果能算到她在哪里出現,或者還有一線機會。”
  童顏沉默了會兒,望向晨光照耀下的東海深處,說道:“她應該在那里。”
  水月庵主揮了揮手,青簾上出現一朵桃花,一道極其清雅的氣息從花瓣里生出,落在崖壁上那些符紙以及歷代先師刻下的經文上。那些符紙與經文驟然間大放光芒,竟是將晨光都掩了下去,就像是一朵巨大的火花。
  這朵火花照亮了整個東海,相信就算遠在青山也應該能夠看到。
  ……
  ……
  無數的冥部士兵在數十名強者的帶領下,冒著生命危險趟過還殘留著淡淡青煙的冥河,向著那邊的山崖沖了過去,看著就像是無窮無盡的潮水。
  不久前還在拼命廝殺、勢若水火的雙方,這時候忽然重新變成了生死與共的同袍,局勢倒轉之快,讓那些最忠于冥師與大祭司的部屬都有些無法適應。
  山崖里坐著一座大佛,佛的手里握著一把巨大的鐵刀,口鼻間也殘留著淡淡的青煙。
  他是來冥界拯救生靈的,這時候卻成了對方想要殺死的對象,這甚至要比冥師、大祭司重新聯手還要荒謬。
  除了雪國女王,他便是天上地下最強大的存在。
  這里說的地下自然指的是冥界。不管是那些能夠傷及道心的魂火,還是附著幽暗之力的弩箭,都很難傷害到他,奈何冥部強者與士兵的數量實在太多,就像密密麻麻的蟻群,想要想要把那座大佛淹沒。
  冥師站在遠處一座孤山上,看著冥河那邊的畫面,臉上散溢出來的光線,表明他此時的心情有些復雜,更多的是震撼。
  “一天一夜時間,他從雪原去了鳴泉天境,殺了陰鳳,又回到東海畔,殺了玄陰老祖,按道理來說損耗已是極大,也受了不輕的傷……但現在看來,即便你我聯手依然奈何不了他,最終只會被那把鐵刀斬成兩截。”
  大祭司站在另外一座孤山上,感慨說道:“好在你我聯手便是整個冥界,至于這位……那就只能等真人辦完大事后,用仙箓來鎮壓了。”
  ……
  ……
  冥河里有一道線,河面蓮花與尸船的灰燼隨之分開,露出明亮的河水,偶爾會有幾朵魂火冒出水面,好奇地看一眼四周。
  火鯉游在那道線的最前方,直至來到某處落雨的所在,才緩緩停了下來。
  冥界里沒有陽光,自然少有雨露,從天空里落下的那些雨水,實在是有些古怪。
  火鯉飛了起來,迎著那些雨水向天空飛去。
  越往高去,雨絲便變得越密。
  火鯉是大陸火脈蘊生的生靈,自幼生長在巖漿河流里,冥河倒還罷了,這種真實的、陌生的水實在讓它很不喜歡。更令它感到不解的是,按照小張的說法雨水與地底的那些水汽一樣都應該是無味而清澈的,為何這里的雨卻這么咸?
  它吧嗒吧嗒嘴,把流到嘴里的雨水吐了出去,眼里滿是愁苦與惱火,卻不敢在言語上抱怨什么,按照白真人的意志繼續向上,不知道飛了多長時間,終于飛到了天空的最高處。
  那里一片堅硬而細密的黑色巖石,巖石里有無數道縫隙,如果從遠處,大概會錯認為成一片蛛網。
  不停有水從那些縫隙里溢出來,落到冥界的天空里便成了雨。
  白真人站在火鯉背上,看著眼前的景物,眼里流露出贊嘆的神情。
  她輕揮衣袖,滿天咸雨驟然飛舞,其中一條裂縫向著兩邊飛開,露出幽暗的內部,不知通向那里。
  火鯉忍著對未知的不安與恐懼,飛進了那條幽暗的裂縫。
  不知道飛了多長時間,它的眼前豁然開朗,出現了一片碧藍。
  那與那片碧藍天空一道到來的,是如雷鳴般的轟隆聲,那是無數向著海底落下的、瀑布般的無盡海水發出的聲音。
  天空是碧藍的,海水也是碧藍的,在碧藍的天海之間卻還有著無數血滴形成的線條。
  那些血線在逐漸消散的過程里,依然散發著令人恐懼的煞氣。
  白真人乘火鯉而入冥,又從大漩渦里飛了出來。
  這是火鯉第一次抵達朝天大陸的地面,緊張地望向四周,發現四面都是海水形成的瀑布。
  那些透明的海水墻,讓它想起了自己的家。
  那些血線則讓它感覺到強烈的不安,它想回家。
  白真人來到天空里,伸出手指拈了顆血珠,感受著其間傳來的妖獸神魂之力,沉默不語。
  火鯉輕輕擺了擺尾巴,聲音微顫問道:“真人,我這就要死了嗎?”
  “是啊。”
  白真人輕彈手指,那顆血珠碎成無形。
  ……
  ……
  (事情明天就能辦完,接下來的這個月爭取稍微多寫點,希望一章能有三千嘛,這么寫我也急……我本來想寫火鯉大王流淚,然后它發現淚水也是咸的,但太容易聯想到當年那些非主流的情話,所以便刪了。)
  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yangguiweihuo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在 線閱DU網:http://www.ycimfe.icu/
新疆时时三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