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大道朝天小說 > 第六十章一拳碧落為黃泉

第六十章一拳碧落為黃泉

  火鯉的血像雨一般落在海面上,轟的一聲燃燒起來,真真應了春雨如油那句話。
  白真人手指微動,那片泛著金色、蘊著神獸氣息的火焰緩緩飄離了海面,進入天空中的那些血珠里。
  那些血珠散發出極其明艷的光芒,煞氣變得更加濃郁,里面隱隱傳出稚嫩的哭聲,不知是鬼泣還是什么。
  陰鳳被曹園殺死,那些妖獸被巨人擊昏至大海遠處,通天殺陣沒了主陣者,又沒有血祭補充,經過一天一夜時間已經淡了很多,眼看就要消散在海風中,這時候得到火鯉真血的獻祭,不再衰減,反而變得更加強大!
  遠處那片隆起如山的海水忽然散開,海底的那道黑線也開始變粗,白真人知道是那名巨人感知到了通天殺陣的變化,準備趕回來,神情不變舉起右手,伸向了天空。
  滿天血珠里再次傳出稚嫩的哭泣聲。
  就在那道哭泣聲消失的瞬間,數千滴血珠如雨般紛紛落下,隨海風來到白真人的頭頂,形成一個充滿血腥味與煞氣的血珠,被她舉在了手掌上。
  她的眼神依然淡漠,眼底深處卻蒙上了一層詭異的血色。
  火鯉是真正的遠古神獸,再加上她隱藏著的十方伏妖塔為陣眼,當年血魔教祭了無數生靈都無法擺出的通天殺陣,終于在她的手里展現出了全部的威力,要比太平真人擺出的陣法更加強大!
  即便她是大乘圓滿、離飛升只有一步之遙的絕世強者,也有些承受不住。
  她對此早有準備。
  只聽得遙遠的天空里忽然響起一聲極其悅耳、無比寧靜的仙音。
  無數道金光從她的手掌間噴薄而出,把那個充滿血腥味與煞氣的血珠盡數蒸發!
  那是一張仙箓!
  那些氣息兇煞至極的妖血并沒有完全消失,而是進入了仙箓里!
  本應是潔凈無比、仙意蒸騰的金色仙箓,邊緣被染上了一層血邊,看著竟似比天空里的通天殺陣更加陰穢。
  白真人握住拳頭,向著大漩渦里轟了下去。
  當年井九參加中州派的問道大會,在青天鑒里奪鼎成功,得到了一張仙箓,也曾經握著仙箓轟過一拳。偷襲他的白千軍直接被廢了一只胳膊,如果不是得到白真人相救,只怕當場就會死去。
  白真人的境界較當日的井九高出無數倍,集結著通天殺陣與仙箓的全力一擊會有怎樣的威力?
  ……
  ……
  海水入冥的通道已經被巨人封住,通往異大陸的通道卻還沒有修道,這時候的大漩渦里已經積滿了海水,在四周海水瀑布的灌注下發出轟隆的聲音,海面上生出無數泡沫,偶爾可以看到殘著的幾抹血水。
  一道金光伴著可撼層云的拳風落下,落在海面上便自散開,然后驟然收斂成一個點。
  大漩渦里的海面忽然變得平靜無比,連一絲風都沒有,然后迎來了碎裂。
  首先破碎的是那些泡沫,然后是那個點四周的海水本身,白色的湍流里出現一道筆直的黑線。
  黑線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穿透無盡海水,接觸到了地底,然后融穿堅硬的巖石,刺穿那些縫隙,最終抵達深淵的所在。
  在黑線抵達虛的那一瞬間,無數仙氣與煞氣在黑線的前端散開!
  轟的一聲巨響,仿佛天劫的雷威來到人間,輕而易舉將那些瀑布的落水聲壓了下去,海面驟然下沉了數十丈距離!
  堅硬的海底震起無數泥沙,本就存在的、如蛛網般的裂縫疾速擴張,開始向著深淵里坍塌。
  數息時間里,大漩渦的海底便多出了一個十余里方圓的大洞!
  無數海水向著那個大洞里涌入,帶起無數驚濤駭浪,因為瀉落的速度太快,竟連漩渦都無法形成。
  鳴泉秘境就這樣消失了。
  大海再次入冥,這次更加洶涌,更加澎湃,更加狂暴,自有天地偉力,誰能攔阻?
  ……
  ……
  整個冥界都聽到了天空里的那聲巨響。
  無數海水從極高處落下,看著就像是數百條猙獰的藍色巨龍,想要吞噬下界的所有生命。
  正在向著那座大佛進攻的冥部士兵們注意到了天空里的異象,驚恐地放下了手里的武器,不知該如何辦。
  那些海水用不了多長時間便會落到地面,就像無數石頭,會直接壓死無數冥部子民,接下來的大洪水會殺死更多人……
  更可怕的是當大海遇著冥河,無數青煙再起,冥界與人間真的會生靈涂炭。
  曹園看著自天而降的無數道海水,看著隨海水而至的那道白色身影,斑駁的臉上露出沉怒的神情。
  刀意森然而起,破開山崖,毀掉那株沒有顏色的樹,向著那片海水飄搖而去。
  白真人看著起于地面的那道寒冷刀光,面無表情張開右手。
  喀喇!數道極其難聽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。
  刀光斂于冥河畔的山崖。
  來自上界的仙威斂于染血的黃色仙箓。
  那把縱橫天上地下的鐵刀上出現數道豁口。
  曹園起身。
  他要去將白真人斬于刀下。
  哪怕要毀了金身。
  黑色的夜空里忽然出現數百朵白色的蓮花。
  就像冥界固有黑白二色一般,自然形成一種極其穩定的屏障,把他的刀意與殺意盡數攔下。
  冥師與大祭司出現在冥河對岸,理都沒有理那些四處逃散的部屬,只是神情專注看著山里的那座大佛。
  “刀圣大人,請賜教。”
  ……
  ……
  白真人落在冥河上,腳尖輕點一株蓮花,瞬間掠出十余里地。
  數百朵白色蓮花,隨她的氣息而動,自冥河兩岸游來,組成一朵潔白無瑕的蓮舟。
  她負著雙手,站在蓮舟上。
  蓮舟順著冥河飄然而去。
  她知道蓮舟是冥界用來送度死者亡靈的船,但她不在意吉利與否。
  就當是給人間送葬好了。
  冥師是太平真人的學生,是下界的最強者,如果沒有被童顏用景云鐘偷襲,境界實力離柳詞差距也不大。大祭司即便稍弱,也是能呼風喚雨的大人物。他們聯手就算不能殺死曹園,也能把他留在那片山里,那么還有誰能阻止她?
  蓮舟順流而去,不知要去何處。
  昏暗的冥界里有微風流動,那并非天空那個大洞里吹來的風,而是來自別處。
  那些風絲絲縷縷,似乎溫柔,其間卻蘊藏著罡意。
  蓮舟離開河面,逆著風的方向往天空里飛去。
  風的那邊是一茅齋。
  ……
  ……
  無數海水還在天空里,等著給冥界帶來滅頂之災,但轟隆的破空聲已經響起,就像悶雷般響徹冥河兩岸。
  冥部子民們走出房屋,看著天空,臉上流露出絕望的神情。
  昨日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過一次。
  天破了,好在后來不知道被上界哪位神仙補好。
  今天的天空里出了這么大的窟窿,在地面都能清楚地看到,誰能補好呢?
  ……
  ……
  晨光漸明,朝陽已升,海面生起巨浪,巨人回到了大漩渦畔,如山般的巨大身軀上到處都是泥沙與傷口,眼里滿是茫然。
  整個夜晚,他都在修復由大漩渦通往遠處的通道,誰曾想到回來時,發現大漩渦已經變成了一個洞。
  海水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向著下方瀉落,碧藍的顏色讓幽暗的洞底顯得更加恐怖,就像是巨人的眼。
  他下意識里擺了擺頭,想把這個形容或者說比喻從單純的腦海里驅趕出去。
  茫然的神情漸漸變成沮喪與無奈,他伸手摸了摸頭,險些砸落云上的一群飛鳥,心想這么大個洞,就算自己躺下去也堵不住,這該怎么辦呢?
  他越想越是失落,生出很多歉疚的情緒,甚至開始悲傷起來。
  這個時候,他忽然在滿天血珠里感到了相似的情緒,不禁更加難過,心想是誰在這里死了?
  ……
  ……
  青天鑒里的張大公子,早就已經變成了張老太爺。
  不管是多么渾不吝的人,隨著年歲的增加,難免都會變得有些糊涂,他也不例外,當然,渾不吝的性情倒是沒什么變化。
  就在這兩天,他忽然讓自己的小兒子,也就是現在的張家家主把祠堂重新整修了一遍,點燃一根粗香,并且嚴厲地警告家人,這根粗香絕對不能熄,不然他就要打人,甚至殺人……
  老糊涂的老太爺還是老太爺,沒有人敢違逆他的意思,而且也就是修個祠堂,點根粗香,算得什么呢?
  張府上下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老太爺時常要出去閑逛,這要是有個意外可怎么辦?
  “別攔我!”張老太爺拄著拐杖,看著滿院的子孫后輩,大怒罵道:“老子沒有糊涂!M的你們就沒個人陪我說話,我只能對著天說話,看著當然和白癡一樣!”
  說完這句話,他余怒難消,舉起拐杖便往小兒子的背上砸了過去。
  張家家主不敢躲,準備生生受這一杖,被小女兒一把拉到旁邊。
  那個小姑娘上前扶著老太爺,輕聲細語說道:“爺爺,你到底想去哪兒?”
  張老太爺氣鼓鼓說道:“我要去前院看井。”
  聽著這話,院子里的人都流露出無奈的情緒,又覺得好笑。
  那個小姑娘苦笑說道:“家里這么多口井,您要看哪口?您是要看八角井還是涌泉,或是去年新挖的那口蘇井?”
  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yangguiweihuo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在線閱讀網:http://www.ycimfe.icu/
新疆时时三基本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