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大道朝天小說 > 第六十七章那就讓我來拯救你和這個世界吧

第六十七章那就讓我來拯救你和這個世界吧

  劍峰的狂風還在持續,驚得鐵鷹飛向更遠處,卻沒有驅散那些厚重的云霧。
  平詠佳閉著眼睛坐在地上,氣息平緩而寧靜,仿佛已經睡著,右手卻還指著東方,仿佛在告訴世人——看,那太陽多亮!
  山崖間到處都是摩擦聲與沙石滾動,無數道劍再次飛了出來,懸停在四周的天空里,就像在布陣一般。
  趙臘月知道這不是青山劍陣重現人間,只能算是雛形。
  青兒看著她說道:“以他的性情,在這種關鍵時刻還能耐著性子與你解釋這么長時間,看來你對他來說確實與眾不同。”
  趙臘月沒有說話,看著兩忘峰崖壁上那個劍洞沉默不語,神情有些恍惚。
  狂風漸靜,劍峰被數道劍光照亮。
  南忘、廣元真人與那三名從隱峰出來的長老落在山間。
  他們沒有說話,甚至沒有靠近平詠佳坐著的地方,各自選了一處山崖便坐了下來,這便是護法的意思。
  云霧里生出一道細線,漸漸織成雪團般的事物,準確無比地落在趙臘月的懷里。
  趙臘月輕輕摸了摸它的頭。
  阿大蹭了蹭她表示安慰,告訴她所謂禍害活萬年,那個家伙想死都很難。
  狂風忽然再次大作,云霧被席卷而起,向著天空而去。
  尸狗出現在云海上方,望著人間,眼神冷酷至極。
  ……
  ……
  青山與東海之間隔著很遠的距離,即便是最快的弗思劍也無法很快抵達。
  但今天這道劍光終究是特殊的。
  就在兩忘峰的崖壁被刺破后時間不久,那道劍光便照亮了東海畔的崖壁與那口幽暗的通天井。
  劍光在霜草之間落下,衣袂輕飄,顯出井九的身影。
  阿飄很是吃驚,心想先生您讓我來這里,怎么接著卻追了過來,難道還有什么事情要交待?
  “曹園呢?”井九微微挑眉問道。
  既然做出了如此重要的決定,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,他便要把整個局面完全掌握住,非常不喜歡這種意外的發生。
  “刀圣已經入冥。”童顏說道。
  井九看著他問道:“沒成?”
  童顏說道:“冥師境界太高……”
  井九沒有聽他解釋的時間,伸手說道:“鐘給我。”
  景云鐘是談真人隨身攜帶的法寶,之所以會出現在童顏手里,自然是因為井九與談真人之間達成的協議。
  童顏沉默了會兒,取出景云鐘放到他的手里。
  看著這幕畫面,阿飄覺得有些不吉利,卻也不敢說什么。
  井九望向那頂青簾小轎,說道:“師妹,麻煩你在這里鎮壓一番。”
 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他對水月庵的人們都很客氣。
  青簾小轎里傳出水月庵主清淡的聲音:“你去吧。”
  嗡的一聲。
  井九從原地消失。
  那道劍光去了東海。
  海風輕拂,霜草再次折斷。
  青簾小轎飄了起來,懸停在通天井上方。
  無數枝極小的桃花在青色的簾布上盛開,散發出極其清新的氣息,如絲如縷一般,封住了那條通道。
  ……
  ……
  大海深處有無數巨浪,仿佛變成了一條江河,向著某處不停奔涌而去。
  無盡海水的去處是那個大漩渦,伴著轟隆的巨響,碧藍而透明的水墻不停垮塌,落入無盡的深淵。
  碧藍的海水被一道明亮的劍光照亮,巨人下意識里揉了揉眼睛,待他看到海浪里若隱若現的井九時,不由張大了嘴,憨厚的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,心想你怎么來的這么快,更重要的是你怎么會來?
  數百年未見,他卻不會忘記這個朋友是什么樣的人。
  井九望向天空里的無數血滴,感受著其間的兇煞氣息,不由微微挑眉。
  這個清晨,他挑眉的次數要比漫長一生里的挑眉次數加起來還多。
  通天殺陣確實極為強大可怕,尤其是用火鯉血獻祭之后,更是有了真正的毀滅天地之能。
  但依然擋不住萬物一劍。
  劍光照亮海面,與最后的那抹晨光一道穿過無數道浪花,如撕破紙張一般撕破通天殺陣,來到大漩渦的中心。
  井九站在滿天水霧之間,看了眼海水向冥界不停瀉落,再次挑眉,右手一翻便拿出了青天鑒。
  升起的朝陽比先前更加明亮,陽光照在青天鑒上反射成一道明亮的光柱,光柱的四周有著極其繁復的花紋,若仔細望去便能發現所謂花紋其實是由極細小的經文符咒組成。
  如果禪子這時候在這里,便會發現他用的是自己最擅長的禪鏡之術,而且里面還有鏡宗的分鏡術氣息,境界更加高妙。
  青天鑒射出的光柱,帶著四周緩緩流動的經文符咒,照進通天殺陣的最深處。
  那些凝著妖獸血煞之氣的血珠,遇著光柱便驟然消融。
  通天殺陣深處有一抹極幽暗的火苗,飄忽不定,忽然被那道光柱照住,頓時無法移動。
  片刻后,那抹幽暗的火苗順著光柱而回,被他收進了青天鑒里。
  ……
  ……
  青天鑒里的世界一如往常,沒有多出一道天火。
  街上游人如織,衙門里棍聲如雷,劫道的在山里遠望,望夫的臉有淚痕,張府里一片驚呼,然后哭聲震天,好幾位夫人一面哭著,一面偷偷看著涌泉井那邊,心想老太爺居然開始吐血,是不是真的不行了?這井水里有了血還怎么用?
  張老太爺氣息很微弱,雙手卻依然死死地摳著井沿,不肯被扶走,盯著井里。
  他吐出來的血水順著井壁向下流淌,很快便無法看見,但他知道那些血已經融進了井水里。
  那些血在清澈的井水里漸漸飄散,又漸漸凝攏起來,變成一團,然后漸漸生出一些突起。其中一道突起微微顫動了一下,表面出現了一些細紋,看著竟有些像魚鰭!
  隨著時間的流失,那團血的形狀越來越清楚,竟化成了一只渾體通紅的鯉魚!
  張老太爺虛弱的身體不知從何處得到一道強大的力量,猛地站直身體,厲聲喝道:“把這魚撈起來!”
  ……
  ……
  那條紅鯉魚被撈了起來,然后小心翼翼地放進了一只金盆里。
  張老太爺捧著那只金盆進了祠堂,便關上了門,嚴禁任何人窺視,就連最疼愛的小孫女也不例外。
  祠堂外圍滿了人,張家的子孫們看著祠堂緊閉的木門,臉色凝重至極,心想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
  先前還在擔心井水無法再用的那幾位夫人湊在角落里低聲說著話,隱隱能夠聽到妖邪、不祥之類的話語。
  張老太爺經過這番折騰,早已累的不行,坐在香案前的地上,看著金盆里的那只紅鯉魚,臉上寫滿了緊張。
  那只紅鯉魚很沒精神,身體不時歪斜,嘴里吐著沫兒,似乎隨時可能會死掉。
  “老伙計,是你嗎?”張老太爺聲音微顫問道。
  “不是我還能是誰……”那只紅鯉魚有氣無力地說道:“我說你丫是準備用我的洗澡水洗手嗎?這么節儉?”
  張老太爺茫然說道:“啥意思?”
  紅鯉魚的聲音里滿是惱火與無奈的情緒:“別說是金盆兒,就算是真正的聚寶盆,這也太小了啊!”
  它無力的尾巴忽然觸著了盆壁,魚唇驟然變圓,擠一聲尖叫:“他M的……好痛!快給老子換個大地方!”
  張老太爺趕緊起身推開祠堂的門,大聲喊道:“把我洗澡的大桶搬過來……然后那誰……在院子里挖個池塘!”
  人們都聽到了剛才鯉魚的那聲呼痛,嚇得臉色蒼白。
  這時候聽著老太爺的吩咐,哪里還敢停留,趕緊借機跑了出去。
  祠堂的門開著。
  金盆在下,香案在上,青煙徐徐。
  ……
  ……
  “阿加!”
  巨人的聲音從通天殺陣外傳了進來,就像是悶雷一般。
  井九知道他是在提醒自己,這座通天殺陣的范圍太大,想用佛光消融需要太長時間。
  那就用劍光好了。
  海浪驟靜,一道明亮至極的劍光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在海水之間穿行,在天空里畫出無數道線條。
  碧藍的水墻上出現無數細細的洞,就像是雨水落后的沙灘。
  密布天空的無數血珠依次碎裂,綻裂成花,然后被劍光凈化。
  再宏大的事物終究是由無數細節組成的,而那道劍光最擅長切斷世間所有細節之間的聯系。
  那道劍光穿行在天海之間,肉眼根本無法看清楚。
  那座無比恐怖、威力足以毀天滅地的通天殺陣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停止運轉,然后從邊緣處漸漸消散。
  其實沒有過多久,對那道快到無法想象的劍光本身來說,卻是極漫長的一段時間。
  當速度快到某種程度時,天地規則會出現一些很神奇的變化。
  這時候在井九的眼里,海上的晨光便似乎變成了片段的存在,似乎有了長度,有種異樣的美麗。
  他看著晨光,心情也有些異樣。
  師兄喜歡滅世,你喜歡救世……可這種事情這么累,有什么意思呢?
  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yangguiweihuo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在線讀書:http://www.ycimfe.icu/
新疆时时三基本走势